首页 > 小说资讯 > 沈梨陆淮风小说沈梨陆淮风小说 沈梨陆淮风小说全文目录畅读

沈梨陆淮风小说沈梨陆淮风小说 沈梨陆淮风小说全文目录畅读

编辑:liang更新时间:2023-12-08 20:54
沈梨陆淮风

沈梨陆淮风

《沈梨陆淮风》本书我推荐一些比较喜欢小白文的书友,没有太多勾心斗角,主线也很有趣,总而言之就是我喜欢这本书,望作者陆淮风,加油!

作者:陆淮风 状态:连载中

类型:都市生活

全文阅读 小说详情

原来是我的动作太过突然,他没反应过来,和我撞个正着。我心惊肉跳的看着他那副惨样,甚是无辜。“对不起,我睡蒙了,不是有意的。”看着那顺着他手纹淌下来的鲜艳红色,我快步跑到洗手间给他拿了条毛巾。在他怨愤的目送下,我如芒在背的回家了。...

精彩章节


母亲是天下最懂女儿心事的人,她用我的衣角擦拭她哭得通红的眼睛,嘟囔着,“我在网上查了,林大挺好的,国画专业比京大还要有名气。你到那好好读书,争取考上硕博连读。我和你爸没几年就退休了,你要是想留在那,我和你爸搬过去陪你,让你爸也体会体会北方的四季分明和冰天雪地。”


“哭什么,景衍不是在那儿吗?我看景衍比淮风靠谱,他又一向照顾小梨。有他在,咱们女儿不会受委屈的。”


爸妈的贴心和疼爱,极为有效的驱散了我心里埋着的惆怅和不舍。


那时的我一门儿心思的想要逃开陆淮风的身边,报志愿时也只是完全根据自己的想法,完全忘记其实陆叔家还有一个儿子,他就在我选中的林大读研。


有些事,也许是命中注定的。兜兜转转,我还是要生活在陆家人的周围。


好在那个人不再是陆淮风,而是一直把我当成妹妹疼爱的陆景衍。


陆淮风比我早走一天,我很想去送送他。可想想他说过的那些话,便没有勇气踏出家门,只能透过门上的猫眼儿悄悄的看他。


他手上推着大大的行李箱,背上背个大包,在我家门前站了足足两分钟。


我生怕他发现我的偷看,连忙用手捂住口鼻,连呼吸都放得很轻。


直到陆叔催他,他才抬脚离开。


他挺拔如松的背影,桀骜不驯的短发,简单的短袖T恤,合体的九分牛仔裤,黑帮白底的板鞋,无一不在彰显着他的青春和俊美。


我在门的这一边,目送着他,一步步离开家门,一步步走出我的世界。


他的背影消失在楼道里,我跌跌撞撞的跑到露台上,隐藏在角落里,再一次看着他慢慢远走。


直到再也看不到他的时候,我滑坐在地上,哭得泣不成声。


我和他终究分开了,我那永远也无法说出口的喜欢无家可归。


*


大学的生活新奇而忙碌,我却总是想起这些年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,想他在做什么,有没有想起我。我不在他的身边了,他好不好。没有跟屁虫整天烦他,他是不是很开心。


我自打出生,从没和他分开过这么长的时间,这让我很不习惯,心里总是空荡荡的。


对他的思念如同一条巨蟒,将我紧紧缠绕,让我连呼吸都是痛的。


为了转移重心,我报了好几个社团,没事就去做志愿者,我把自己忙成个小陀螺,每天累成狗,爬上床就会睡着。


我强迫自己不看他的朋友圈,把他的手机号码从通讯录里删除,我想要人为的清扫干净一切属于他的痕迹。


只有这样,我才能把自己从对他的疯狂思念中拖出来。


各自报到后,我们之间也会联系。都是他通过微信发过来,问问我好不好,让我发些照片过去给他看看。


我努力的压抑着自己的心,每次的回复都淡淡的,简???单明了。


至于他要的照片,我不明白他要的是我的照片,还是学校的。我分析是后者的可能性很大,于是照了很多有人文特征的照片发给他。


后来,我们不太联系了,经常十天半个月也不说一句话。


他有喜欢的女孩陪伴,我不想引起误会,也不想因为我的个人情感影响到他的生活。是以,不论我多么想他,都忍住了没给他主动发过一个字。


减少联系之于我,很难,但必行。


我发誓,我要戒掉他!


快要放寒假的时候,他找了我一次,问我什么时候回去。


我拿着手机盯着那几个简单的字,悲喜交加。


我以为不去想、不去看,就会真的遗忘。


可当他熟悉的头像在提示我有未读信息时,我的思念如同奔涌的长河,一发不可收拾。


我握着手机,看着和他的通话页面,哭得像个傻子。


原来,我还是那样喜欢他,从未淡忘。


是啊,十八年,哪能那么轻易就会忘记!


只是不忘记又能如何?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我有我的生活,他有他的世界,互不相干。


想了好久,我在手机屏幕上打了一串字回过去,“还没定下来,反正也不顺路,不用管我了。”


当天下午,他发了一条朋友圈,只写了五个字,“我们回家了。”下方的两张图片,一个是两张机票的订购记录,另一张是两只牵在一起的手。


我的心好疼!


我一个人拎着行李箱跨山越海的踏上回家的路。


北方的寒假时间比较长,我可以舒舒服服的在家里多窝些日子,也可以每天都吃到妈妈做的饭菜,这是我在学校最梦寐以求的。


陆淮风比我早回来几天,知道我回来以后,他不时的会敲我家的门来坐一会儿,和我聊聊天儿。


每次来他都是笑呵呵的,我不知道他是在表达歉意,还是有意求和,或者只是同龄人之间应有的交流。


不管哪一种,过去的已经过去,发生的也无法挽回。


他给我讲学校里的奇闻轶事,说他和花蕊的寝楼离得有多近,说他们都去哪里玩儿过,然后把他们的合照一张张的展示给我看。


我给他讲北方的鹅毛大雪和房檐下又长又直的冰溜子,我讲那些不怕冷的北方人砸开厚厚的冰面跳进去游泳,我讲那边的锅包肉酸酸甜甜比我妈做的还好吃。


他多数时间静静的听着,偶尔会露出浅浅的笑容,有时候说我是个贪吃鬼,有时候叮嘱我注意保暖别感冒了,有时候会说沈梨你一个人在那里要多照顾自己。


我把他所做所说的一切全部归于一个哥哥对妹妹的关怀,不敢多想,也不敢真的听进去。反正我的日子还是要我一个人过,其他的都是浮云。


有一天他进来,我正把双腿搭在茶几上,弯着腰身狂啃西瓜,弄得脸上和两条胳膊上都是西瓜汁。


他瞪了我两眼,去洗手间拿了条湿毛巾丢给我,语气颇为嫌弃,“你看看你哪有个女孩的样子,哪家男孩愿意做你男朋友啊。”


所以,你才把我的喜欢当成垃圾一样践踏,才把我损得那样不堪吗?


我的心脏猛地疼了一下,甜脆的西瓜立即索然无味。


我敛住眉眼没吭声,把手里的西瓜皮扔到果盘里,默默的擦我一身的狼狈。


陆淮风,你是无心的调侃还是有意的贬低我呢?


你那么好,喜欢过你的我,要怎么努力才能再喜欢上别人?


我不知道我这一生,是不是就要这样默默的守着我年少时的情怀,孤独的一个人到地老天荒。


陆淮风,杀人诛心,你不要这么狠好不好?


不给我喜欢就够了,不要再夺走我一个人生活的坦然。


离我远一些吧,求你!


春节到底还是两家凑在一起过的。


我们一家三口老早就被陆叔拎到他们家,妈妈和阿姨研究年夜饭的菜谱,爸和叔叔大呼小叫的杀象棋。


窗子上贴了窗花,阳台上挂着小巧的彩灯,外头不时响起的鞭炮声,电视里播放的关于新年的各种话题,都把年味儿渲染得更加浓郁。


我无事可做,几次想回家窝在我的小屋子里,都被阿姨拉住了,要我去陆淮风的房间和他一起玩儿。


我没有拒绝,也没有去,而是窝在沙发的角落里一个人刷手机。


曾经发生的事情如同座右铭一样时刻悬挂在我头顶,我不敢稍有遗忘。陆淮风为此道过歉了,可我过不去自己心里那道槛。


我不知道这样的我是不是太过小心眼,我只知道,我心上始终有条长长的伤疤在流血,可能永远也不能愈合。


我一边拼命的喜欢着他,一边抵触着他的靠近,我这是怎么了?


“干吗一个人在这,像只被遗弃的小狗一样?”


手机被突然抽走,我吓了一跳。


陆淮风个子高手也长,他一手拄在我旁边的沙发扶手上,一只手把我的手机举到眼前看我的手机页面。


实在闲得无聊,我刷出一部好久之前的仙侠剧在看。选择这部不是因为它多么好看,而是因为它够长,用作打发时间再合适不过。


“我看剧呢,快还给我。”我伸手去抢手机,他动作很快的把手朝后一扬,瞟了我一眼,转身大步跑了,“想要手机来我房间拿。”


我不想去他的房间,更不想追着他走。


可想起我手机里还收藏着很多他的照片,其中很多是我偷拍的,存了好久,他并不知道。被他看见少不得又会多想,只好起身过去找他讨手机。


我过去的时候,他已经坐在桌边了,一手拿着我的手机,一手勾起食指不断的曲伸,“进来,咱俩一起看。”


他开心的笑着,露出一口整齐的大白牙,眼底星光闪动。


陆淮风,你喜欢的人不是我,那就不要给我错觉,让我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守着自己的一隅天地不行吗,为什么老是要来打扰我?


“我不进去了,你给我送出来。”我承认这样的我有点小矫情。


“不敢进来了?呵呵,沈梨你怎么变得这么脸皮薄了呢?小时候我们都在一起睡过不知道多少次,三岁时还尿过我的床。现在倒不好意思了,真逗。”


也许他只是想要我进去才说了这些话,没什么其他的意思。


不知是不是我敏感,我总觉得他话里话外的意思是在说我小时候脸皮厚,总是粘着他。


这些话和中秋并影,我又看到他站在那里目光冷戾的讨伐着我。


我的心口开始密密麻麻的疼。


我的那些青春,那些甜甜的喜欢,不该这样被他误会和践踏。


“那时候我小,不懂男女有别,对不起。网剧你喜欢就先看着吧,我看电视也行。”我垂下眼睛,淡淡的说。


转过身我就要离开,他不满的叫住我,“喂,沈梨,你不是这么玩儿不起吧,开个玩笑也不行。你们小姑娘啊,就是心思多。给你给你,像我愿意看似的。”


他扬手把手机抛给我,我忙不迭的接了,眼角余光瞥到他黑着的脸上那抹无奈。


我不觉有些头疼,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和他相处才好。


我离得他近了,他厌恶。我离得他远了,他又说我玩不起。


不论我怎么做,他总是能挑出毛病。


手机拿到手,我却再没有心思追剧,而是不断的咀嚼他刚刚说过的那句话。


你们小姑娘啊,就是心思多。


你们两个字指的是我和谁呢?他从小性格特殊,不喜欢和女孩子来往,我在他身边算是一枝独秀。那个谁不用想也知道,是花蕊。


他从不是我的,没有属于过我一天。而我付出的那些心意,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情罢了。


想明白以后,我打开手机相册,把那些长年累月积累的照片一张张删除。


做这件事时,我如同给自己抽筋扒骨一样,很痛苦,很不舍,也很平静。


全部删掉就好了,以后不会再有羁绊。


快九点的时候,大哥打过来视频电话,热热闹闹的聊了好一会儿。


“小梨啊,快来,你大哥有话和你说。”


我乖乖的坐在阿姨身边,手机屏幕里陆景衍安静的注视着我,眼底拢着点笑意,“小梨,我一直跟着教授在外边采风,没能去接你。怎么样,在学校里还好吗?”


“挺好的。”一年多不见,大哥更添了几分成熟的味道,那双星光闪烁的眼睛里,波光潋滟。


陆淮风长得已经很好,他比陆淮风更胜一筹。尤其眼角的那颗泪痣,时常给我他是一只妖的错觉。


“是不是吃的不习惯,怎么瘦那么多?”


“没有呀,我还挺喜欢吃北方菜的,锅包肉最好吃了。”


可能是我的馋相取悦了大哥,他扬眉缓缓绽开个大大的笑容,带着满满的纵容,“好,三四月份我会回去,请你吃锅包肉。”


大哥的电话,让我在这个除夕夜里,多了许多欢喜。


年夜饭吃的时间有些长,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夜里十一点,新年???的钟声就要敲响,而我已经挺不住的靠在他家沙发上睡得昏天黑地。


爸爸喝了不少酒,妈妈搀扶着他先回去,说是一会儿过来接我。


其实在他们收拾餐桌时我已经朦胧转醒,只是一时懒怠得很,不想睁眼睛。


“淮风,你看小梨睡得那个香,别叫醒她,你把她抱过去得了,没几步路。”


“嗯。”


一道有些清冷的声音应了下,接着一只大手朝着我伸过来。


我混沌的头脑一下子清醒过来,那股又熟悉又陌生的气息离得我越来越近,我心下一慌,用尽洪荒之力挣脱睡意猛然起身。


只听啊的一声,我的头不知和什么撞在一起,闷闷的疼。


睁开眼,陆淮风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指着我,眼泪汪汪的无声控诉。


原来是我的动作太过突然,他没反应过来,和我撞个正着。


我心惊肉跳的看着他那副惨样,甚是无辜。


“对不起,我睡蒙了,不是有意的。”看着那顺着他手纹淌下来的鲜艳红色,我快步跑到洗手间给他拿了条毛巾。


在他怨愤的目送下,我如芒在背的回家了。


大过年的见红,看来他明年定然会红红火火,这是我给他的新年祝福。


若干年后我才知道,就是这次碰撞,他留下了爱流鼻血的毛病。


这是我和他的漫长的十八年当中,唯一留给他的。


显示全部

精品推荐

最新小说

相关资讯